侵權投訴
訂閱
糾錯
加入自媒體

膨脹的通威 新掌門遇困局

2019-05-21 14:35
角馬能源
關注

上任第四天,80后董事長謝毅就遭到來自上海證券交易所(下稱“上交所”)的當頭棒擊。

5月16日,這位通威股份新掌門人,不得不就四天前上交所《關于對通威股份有限公司 2018 年年度報告的事后審核問詢函》(上證公函【2019】0639號,以下簡稱“問詢函”) 作出解釋。

這家新晉崛起的光伏巨頭引起監管部門注意,皆因快速擴張所致。

去年“531新政”下,光伏行業驟然入冬。據「角馬能源」不完全統計,2018年,近百家涉光伏業務的企業,凈利潤總值比上年下降約30%。隆基股份、陽光電源等產業鏈龍頭公司,其凈利潤均大幅下跌。

但通威股份仍在膨脹。財報顯示,僅2018年,其總資產就以超過50%的速度,激增到384.84億元。今年第一季度,這一數據再度以近20%的增幅,達到458.6億元。

55歲的通威集團創始人劉漢元,在交出這份看似靚麗的成績單后,將通威股份董事長一職,交棒給年僅35歲的謝毅。

這位迅速躥升的年輕掌門如今正駕馭著一艘急劇膨脹的巨輪。當外界震驚于謝毅和通威股份雙雙創造的“通威速度”時,暗礁橫生的光伏大潮早已危機四伏。

新掌門困局

一個月前的一場大火,為謝毅的上任之路蒙上一層陰影。

4月13日凌晨1:30,通威股份包頭工廠警笛長鳴,硝煙彌漫。這場因閥門泄露引起的大火,在一個半小時后被撲滅。

火災導致這家擁有3000噸多晶硅產能的工廠被迫停產一個月。

謝毅不得不在工廠停產的尷尬中登上新掌門之位。但包頭工廠帶給他的另一項麻煩接踵而至。

上任第四天,謝毅收到一份來自上交所的問詢函。上交所就通威股份2018年年報中涉及的11個財務事項提出質疑,并要求該公司對包頭工廠等項目相關情況予以補充披露。

財報顯示,2018年,通威股份本期貨幣資金為34.12億元。

但劉漢元依然在賬款金額充足的情況下,在資本市場籌集大量資金用于項目投資。

兩個月前,通威股份曾公告稱,擬公開發行A股可轉換公司債券人民幣50億元,分別投資位于包頭和樂山的兩個2.5萬噸高純晶硅項目。

此時的通威,正在向全球“硅王”寶座發起沖刺。

2017年8月,該公司宣布將在內蒙古包頭投資建設年產5萬噸高純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項目。

若項目投產,加上子公司永祥股份既有項目,以及與隆基股份的合建項目,該公司將有望超越協鑫集團,一舉躍升為世界最大的多晶硅企業。

但這個被寄予厚望的項目在一期建設運營中便命途多舛。謝毅新官上任,就不得不面對火災與監管層問詢的雙重考驗。

這位新晉少帥接手了一個不斷膨脹卻債臺高筑的光伏帝國。

2019年一季報顯示,截至3月31日,通威股份總負債高達292.97億元,資產負債率為63.88%。

背負數百億債務,在沖刺“硅王”的道路上,謝毅還面臨著全行業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的困局。

光伏平價上網已進入倒計時,全產業鏈承受降價壓力。多晶硅價格從2008年最高300萬元/噸,下跌至目前7.5萬元/噸左右。僅2018年,多晶硅價格就曾經歷三次探底。

當下,多晶硅價格屢創新低。生產成本相對較低的包頭工廠遭遇火災,無疑讓謝毅的境況雪上加霜。

謝毅如今的困境,在去年“531新政”出臺后初見端倪。彼時,通威股份股價持續下跌,短短一個月間市值近乎腰斬。

一位行業資深人士告訴「角馬能源」,當時,倘若無法及時抑制股價繼續下行,通威股份被質押的股票或有爆倉風險。

情況直到去年10月包頭工廠一期投產才開始好轉。但這個讓通威股份在資本市場扭轉頹勢的項目,如今卻成為謝毅走馬上任后不得不面對的首道難關。

不過,難關并沒有阻擋謝毅擴張的腳步,沖刺“硅王”的野心在資本裹挾下正加速膨脹。

瘋狂擴張

劉漢元的底氣或許來自通威飼料業務穩定的現金流。這讓他的接班人得以在新的領域摧城拔寨時沒有后顧之憂。

通威的瘋狂擴張引起業界普遍擔憂。一位業內人士向「角馬能源」分析,光伏產業技術迭代速度越來越短,大概三年一個周期,但固定資產折舊往往需要更長時間。

“現在上的設備肯定很先進,但三五年之后就不好說了。到那時候,這些花大價錢買來的設備,固定資產折舊將是個很大的負擔。”上述人士說。

謝毅出生于1984年,他在光伏圈嶄露頭角可以追溯到六年前。彼時,一場激烈的收購戰,開啟通威的大擴張時代。

被收購項目來自賽維。在經歷2012年的沖擊后,由前江西首富彭小峰創辦的賽維LDK陷入困境,斥巨資建成僅8個月的合肥工廠被迫停產。

劉漢元乘勢出擊,決定將這家現代化工廠收歸麾下。

2013年9月10日,這一天是競拍日。謝毅代表通威操作電腦競拍出價。歷經218輪競拍,通威最終以8.7億元拿下項目,比最初評估價高出5億多。

這位80后也因此成為通威歷史上在一天內花錢最多的員工。

彼時,合肥工廠已荒蕪多時,工人從滿產時的3000多人,銳減至87人。

謝毅當時的職位是總裁助理,當年跟隨劉漢元僅兩年多。面對賽維合肥工廠這個燙手山芋,他決定主動請纓。

這是他第一次向外界展現他的“通威速度”。當年10月18日,這座合肥工廠啟動試生產,并在一個月后全面投產,13條生產線全線開工。

此后,通威太陽能一路高歌猛進。兩年后,這家由謝毅執掌的通威子公司成為中國晶硅電池出貨量全國第一、全球第三的電池片企業。

通威的瘋狂擴張,在2014年迎來新的契機。當年,以日本為首開啟新一輪光伏裝機補貼,蟄伏數年的光伏產業進入高速發展期。

次年,通威5GW太陽能高效晶硅電池落戶成都雙流。一期1GW項目僅用時7個月,項目三個月后實現滿負荷生產,首年即實現千萬盈利。

兩年后,二期2GW項目開工。這個僅耗時7個月就建成投產的項目,再次刷新“通威速度”。

彼時,劉漢元已難掩在光伏行業的擴張野心。這位跨界的魚飼料大王,正式打響與協鑫的“硅王”之爭。

當年4月,保利協鑫在新疆新建6萬噸多晶硅產能。

僅僅一個月前,通威股份宣布與隆基股份合作,在樂山投建年產5萬噸高純多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項目。

短短五個月后,通威股份又豪擲80億,開啟包頭年產5萬噸高純多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項目。

據角馬能源統計,這一年,通威股份共發布五份投資公告,累計投資額高達330億元。

在劉漢元的信念里,通威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行業第一。

他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:“奧運比賽,大家只記得金牌、只記得第一,第二、第三名只能拿銀牌、銅牌,第四、第五名,就只有自己做塊鐵牌、木牌,拿回家自娛自樂。”

卸任前兩個月,他再度募資50億元擴產高純晶項目,劍指“硅王”寶座。

在監管層加速“去杠桿”的大背景下,這個由近300億債務支撐起的龐大帝國,依然選擇加速膨脹。

在它背后,寶塔石化、永泰能源、凱迪生態等早年奉行擴張戰略的能源企業,早已深陷流動性危機,百億帝國大廈將傾。

但“硅王”寶座散發的巨大誘惑力不斷刺激著新老兩任掌門膨脹的野心。

上交所用一紙問詢函敲響了警鐘。

不過,此時的通威,猶如一輛在崎嶇山路上已經開足馬力的大巴車,冒然急踩剎車,很容易導致車輛墜落懸崖,車毀人亡。

對劉漢元而言,通威或許只能選擇繼續全速前進。他唯有寄望,不遠處將會是一條康莊大道。

如今,這個重任,壓在了年僅35歲的謝毅身上。

師雨菲

聲明: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場。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,請聯系舉報。

發表評論

0條評論,0人參與

請輸入評論內容...

請輸入評論/評論長度6~500個字

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,請輸入驗證碼繼續

暫無評論

暫無評論

文章糾錯
x
*文字標題:
*糾錯內容:
聯系郵箱:
*驗 證 碼:

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

大发团队手工计划pk10彩票计划 旌德县| 阿巴嘎旗| 瓮安县| 武陟县| 微博| 灯塔市| 广丰县| 哈巴河县| 宣恩县| 兴和县| 林西县| 柘荣县| 浏阳市| 冷水江市| 贡山| 南郑县| 岳西县| 崇仁县| 上犹县| 祥云县| 五大连池市| 贵定县| 绵竹市| 当阳市| 白水县| 神农架林区| 兰溪市| 甘洛县| 谢通门县| 穆棱市| 友谊县| 余姚市| 临泽县| 姜堰市| 连平县| 石渠县| 南岸区| 孙吴县|